奸商

# 《血界战线》设定^q^

# 勇利 :血界眷属 (弱点:被叫了全名并封印)【诱勇诱勇诱勇诱勇诱勇....】

# 维克托 :“莱布拉”成员 (弱点:勇利)【妻奴】

# 勇厨只画了勇利利的单场^Q^

# P8P9番外【妻奴的日常】

# 想画一次战斗场景【手残】

# 我有没有进步【夸我快夸我(不你

【维勇】竹之子

#外邦商人维x竹之子勇

透过鲜绿竹叶的暖阳,斑驳地打在地上,竹叶间,零零散散的温和的光,一时包裹着竹林,像是神祗进了人间。

黑发的男人,穿着素色的浴衣,向神祗般的银发男人招手,笑得既温暖又漂亮。

银发男人笑着回应了,小跑了过去。

斑斑点点的阳光追随着两人,像是白天的萤火虫一样,耀眼又柔和,流动着,又像河流,将两人卷入,带向远方……

………………………………………………………………

“勇利,我来看你了~”

银色长发的青年轻巧得像只兔子,他蹦蹦跳跳地奔向称之为“勇利”的黑发青年,胡乱挥起手上的纸包裹,发出“沙沙”的响声。

一阵风吹过,竹林摇曳着,随着银发青年“沙沙”作响,仿佛在迎接他,竹叶间的光斑,不间断地抚过他的脸颊,银色的长发。

“维克托,你小心一点。”

勇利转过身来,无奈又欣喜地看着维克托,素色浴衣下的双手交叠,似乎预知到维克托的来访而早已等待许久。

“我有带礼物哦~这个给勇利~”

维克托语气中含着自豪,他湛蓝的眼睛发着像天空一样的光 ,其中浸着勇利微笑着的脸。

“进来吧,我去沏茶。”

勇利拿过维克托手中的纸包裹,笑着将他推进了屋子,独自走进厨房。

竹林在阳光下发着青绿的光,连灰色的石头也染上晶莹的光,金色与莹绿混合成十分柔软的颜色。

“维克托这次也有去海外吗?”

勇利斜阳般的眼睛闪闪发光地盯着维克托,手中攥着竹子做的储水罐,是青色早已变得暗淡起来的竹筒。

“是哦~我们遇见好~多有趣的东西~”

维克托伸长手臂,急切地想比喻出来,他偷瞥了一眼勇利羡慕的样子,扬起了唇角。

“勇利明明可以跟我一起的……”

“我……”

“我的老师人很好的……”

维克托嘟囔了一句,被口水噎住,咳了几声,捧着茶喝了好几口。

“我不太想出去。抱歉呢,维克托。”

勇利歉意地笑了笑,打开储水罐,对着米黄色的竹简饮口仰头喝了起来,手腕处的软骨随袖口的滑落而显现了出来,白晳的颈部也完全展现了,小口轻饮的姿态像是屏风上的画一般。

维克托呆呆地看着勇利,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手正打算伸向对方,却发现袖口有一片竹叶,随着他的动作落在榻榻米上。

“勇利,今晚我可以住下吗?”

“哎?好啊。”

落日火热的颜色打在竹林中,沾染了红色的竹叶仿佛下一刻要燃烧起来一般,紫红色裹着星辰的云霞逐渐吞噬了太阳。

两只手紧紧地牵在一起,仿佛下一刻松开手,对方就会随落阳消融。

“维克托……去睡觉吧……”

勇利轻轻地低下头,在维克托眼中显出他通红的耳廓,和盛着片刻前的夕阳的眼睛,像是湖面印出天空,又被风吹出粼粼的光。

“嗯,走吧。”

维克托轻轻地将勇利长了一些的鬓角的头发捾到了耳后,再次吻了他的唇角和漂亮的眼睛,才站起身。

像丝绸般的深蓝黑夜,拢住了竹林,春风使竹林发出“沙沙”的轻响,窗口吹进了几片竹叶,落在两人缠绵的枕边,青绿色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莹光,然后被轻轻地抚掉……

………………………………………………………………

这之后这样的事变成了习惯,两人像夫妻一般,几乎要在隐秘又安静的竹林中生活下来。

竹林依旧茂盛,在有些粗糙的秋风中“沙沙”地响着,落下黄色的落叶,与夕阳一起盖住了灰色的石头。

维克托站在树下,伸手接住落下的金色的竹叶,他漂亮如神祗般的银色长发变成了短发,在秋风中轻轻地摇曳着。

“勇利!”

维克托像青年时期一样,兴冲冲地奔向木屋,却未发现穿着那件素色浴衣的黑发男人,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

“去砍柴了吗?”

金色的竹林随着维克托坐下的动作,落在他身边依然青色的储水罐上。

“勇利忘带水了么?”

维克托抚去竹叶,拿起竹筒观看起来,他湛蓝的眼中又想起勇利喝水时美丽的姿态,不由拔掉塞子,凑向了饮口。

一阵强风吹过,不少竹林被刮了下来,像金色的海浪一般,隐没在尽是落叶的地上。

“维克托?你来了啊。”

勇利背着的柴火被维克托接了过去,他笑着捏起维克托发间的竹叶。

“每次都会带上竹叶来呢。”

“说不定是母亲大人在欢迎我呢~”

暮色隐去两人的影子,竹林只有笑语传出,与以前同样的笑声,在石头上稍歇片刻,消散在秋风中的远方……

………………………………………………………………

翌日,当太阳升起时,竹林披着金色和服,引来许久未见的雀鸣声,清脆地响彻竹林间。

“维克托……要走了吗?”

听到衣料的声音,勇利遮住眼前的阳光,不适地眯起了眼睛,看向站在光源处的人。

“嗯,我还会来的~”

维克托伏下身,遮住一大片的光芒,轻吻着勇利以做道别。

“那,再见。”

“再见~”

雀漆黑的眼中印出银发男人缓缓离去的样子,竹叶凌乱地飞舞,落在他的肩上,袖口中,发间,仿佛被金色环绕……

已快是中午了,勇利才打着呵欠起来烧火煮饭,竹林中泛起稻米的甘甜香味,太阳似乎暗淡了些,风吹得竹叶坠落。

“勇利!”

维克托伴着雀鸣,有些狼狈地出现在勇利面前。

“维克托?有什么忘了吗?”

勇利放下手中的柴火,诧异地看着气喘吁吁的维克托,为他倒了杯茶。

“我迷路了……怎么都出不去。”

维克托接过茶杯,急促地喝了两口,长长地叹了口气,抚去肩上的枯竹叶。

“哎?怎么会?”

竹林中的风忽然猛烈起来,乌云逐渐盖住阳光,竹林失去金色的光泽,枯叶变成灰色,向木屋一波又波地扑来。

“要下雨了啊。”

勇利急忙关上了门,回头看着维克托紧绷的面孔,轻轻走过去抱住了他的腰部。

“留下来吃饭吧,雨下午会停的,我会找人带你出去。”

“嗯。”

维克托依旧湛蓝的瞳中像平日的天空一般闪烁着光,他抚过勇利的耳尖,在黑色的额发上印下一个吻……

……………………………………………………………

秋刀鱼冒着雪白的蒸气,味增汤漂浮着海带,维克托将米饭拌了萝卜与雨声送进口中。

勇利看着维克托打起精神的样子,轻笑起来,拿起竹筒开始喝水。风吹打着木窗,发出令人难受的声音。

“这水我不是刚接过吗?怎么这么少?”

“啊那个……”

维克托嚼着饭含糊不清地说话,喝了一口清茶,才全部咽了下去。

“那个水我喝过,甜甜的真好喝,勇利可以给我带一些吗?”

“咚。”

竹筒从手中滑落,仅剩的水染湿了一块枯草色的榻榻米,在勇利失神的眼中发着星星点点的光,消逝不见。

“勇利?怎么了?”

维克托放下印有竹曲的碗,担忧地摸了摸勇利苍白的脸,却被勇利扑进怀中。

“勇……”

“维克托。”

勇利打断了维克托的话,愈发抱紧对方。维克托回抱住了勇利,轻轻拍着他的背。

雨打在枯黄的竹叶上,溅入泥土中,打湿灰色的石头,昏暗的竹林中散发出幽幽的光,像萤火一般。

“维克托,我拜托了村子里的商人,看,他要过来了,快叫住他吧。”

勇利将红油纸伞递给了维克托,刘海遮住他漂亮柔软的眼睛。

“可是勇利你脸色很不好,要不要我留下来照顾你?”

维克托拿着油纸伞,替勇利别过刘海。

“我没事,你快走吧。”

细雨洗刷着竹林,“沙沙”的声音传进耳中,最后一枝枯叶折断,落在灰色的石头上。

“那我走了。”

“维克托。”

“什么?”

维克托回过头,看到勇利站在屋檐下微笑着挥手,如往日一般迎接他的样子,温暖又漂亮的笑容,在灰色的竹林中明媚得像月光一般。

“再见。”

“明天见。”

维克托撑着油纸伞,泥沾上了草鞋,也挥手回应,然后在雨打在伞上“啪嗒啪嗒”的声音中,转身追向那个商人。

屋檐边如珠串似的雨点,打湿了勇利的袖子,和他紧攥着的手。

竹林许久未响起雀声,泥土的腥味被满地枯竹叶盖住,草鞋踏上会发出响声,雨声如风铃一般伴随身边。

白竹发着月色般的光芒,周围昏暗的竹林似夏季夜景一般,仿佛还会有蝉鸣发出,使维克托想起同勇利度过的夏季的夜晚。

“这棵竹子……”

“很漂亮吧,我们村子都把它当守护神呢。”

商人从怀中拿出一把小刀,在白竹上轻轻地划了个小口,从小口处流出如萤光般的水,商人用水壶装了起来,递给了维克托。

“这个?”

“送给你做纪念吧,记得回去了再喝。”

“为什么……”

“哗一一”

维克托的话被雨打断,他匆忙收起水壶,跟着商人跑向竹林的另一边,那里有一个石洞,可以避雨。

雨打在白竹上,一片白色的竹叶轻轻地落在枯叶中,闪烁着光芒,不久,失去了光彩。

维克托坐在干燥的枯竹叶上,轻轻触碰了下水壶,似乎能感觉到温暖的感觉,让他又想起勇利身上的温度。

“大叔,这个……”

维克托抬起头,想问竹中水的事,却看到商人靠着石头,打鼾声很响,维克托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水壶收了起来。

…………………………………………………………………

“咚!咚!”

山上的竹林发出如此沉闷的声音,像是谁在砍竹子,令人烦躁又不安。

维克托昏昏沉沉地想着,睡去在雨声中。

梦中未有秋叶,绿叶衬在眼前,黑发的漂亮青年站在白竹边,疑惑地看向此处,又露出十分柔软美丽的笑容。雀声中,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维克托……”

那个熟悉又温暖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喂,该赶路了。”

睁开眼,看到商人站在自己面前,石洞外阳光明媚,有雀声鸣叫。

他们终于走出了竹林。

维克托摸到怀中的水壶,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请问这个水……”

“竹子的水吗?喝了没事的。”

商人质朴地笑了笑,山上的夕阳逐渐落下,染红了山与竹林。

“不过不能在竹林中喝。”

“为什么?”

“会走不出来的。”

维克托愣愣地站在原地,水壶掉落在脚边,塞子弹了出来,水撒了一地,发着萤火,消逝不见。

“喂,很浪费啊。”

商人急忙将水壶捡了起来,正要递给维克托,却见他疯了似地跑向刚出来的竹林。

“喂!你去干什么?!喂!”

商人见维克托已远去,叹着气拿着水壶喝完最后一口水。

“这水怎么不甜了?”

…………………………………………………………………

夕阳染在竹林间,染红雀的翅尖,染红枯竹叶,染红灰石,却未曾有白竹和木屋出现,也未有黑发穿着素色浴衣的男人……

………………………………………………………………………

“维克托……”

在某个蝉鸣的夏夜,昏昏欲睡之时,他枕在维克托的手臂上,黑发刺得有些痒。

“如果……我不是人类的话……你会爱我吗?”

蝉声如海浪般涌上落下,风吹得竹林“沙沙”的响。

“当然了……”

维克托迷迷糊糊地回了一句,恍惚中看到他笑得即温暖又漂亮,眼中浸着夕阳……

#没有用《辉夜姬》,本来是借鉴《虫师》中的《竹之子》,然后改了好多。

#推荐歌曲《直到太阳下山》一同食用。




#这轮椅应该不会翻吧?


#P1   维秃你.......【围观.jpg】


#P2   ru环挺好【点头】

#最近越来越彩的鹿勇(*ˊ˘ˋ*)。♪:*°

#幼儿园画风₍₍ (̨̡ ‾᷄⌂‾᷅)̧̢ ₎₎

#P1,2,3,4是两人的相遇(´-`).。oO(♡

#P5突如其来的婴儿车( ・◡͐・)'◡͐')`◡͐´)°◡͐°)^◡͐^)´◡͐`)

#还是鹿勇ヾ(:3ノシヾ)ノシ 三[____]

#喜欢上了这个设定,今后我就是产鹿勇的人,别拦我【并没有₍₍ (̨̡ ‾᷄⌂‾᷅)̧̢ ₎₎】

#P2成年礼的勇利利【画风突变_(。゚⊿ 」∠)_

【维勇】以少女漫画为基准

#笨蛋夫夫笨蛋夫夫笨蛋夫夫

#明明就是交往

“好啊。”

“哎?”

“我说可以的。”

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呆愣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顿了顿,添了一句。

“和你交往这件事。”

………………………………………………………………

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内,维克托一直在为如何向勇利表白这件事苦恼,他一边绞尽脑汁地想方式,一边努力搓马卡钦。

在一个半小时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终于

把马卡钦的毛搓下来一团

能织毛衣的一团。

现在勇利这么干脆利落的答应,反而让这个身为“俄罗斯最想交往的男人NO.1”的男人有点懵。

“那,那……”

维克托对着勇利冷静的表情比划了好半天,才从跪坐的姿势下将麻得失去知觉的腿救了出来,对着珊瑚般的晚霞长舒一口气。

“我们交往后,该干什么?”

勇利拿着SNS刷了一会,给披集的自拍点了赞后,就钻进床下倒腾了半天。

就在维克托以为勇利会掏出什么“共建和谐主义”的东西时,勇利拿出了一本少女漫画。

少女漫画

“《心跳love☆小心翼翼的爱恋攻略》。”

勇利面不改色地平读了一遍书名,翻开了封面,维克托瞟了一眼,感觉自己的背景板都变成了粉红泡泡系列的。

“首先要,交换日记,维克托你……”

勇利抬起了头,看了看维克托捂着眼睛在床上装死的样子,又往后翻了几页。

“那就……牵手……给你手,维克托。”

勇利握住了维克托的手,两人看着牵在一起的手,维克托还顺手捏了捏,又放到自己脸上蹭了蹭,勇利又回过头,单手看书。

“然后,约会吗?我们这没什么大型游乐场啊。”

“电影院呢?”

“刚上映的鬼片,维克托……”

“下一步。”

勇利爬到床上,维克托将他揽进了怀中,两人坐在背对月光的方向,维克托嘟囔着嘴又翻了好几页。

“去樱花树上刻对方的名字,这个好哎勇利~”

“要罚款的。”

“哦……”

维克托放弃了在少女漫中寻找交往的方式,搂着勇利,将脑袋搁在勇利颈间蹭了蹭,拿出手机刷起了SNS。

“还有什么……心意便当,维克托想吃什么?”

“嗯,炸猪排盖饭~”

“不是每天都在吃吗?妈妈忙的时候就是我做。”

“很好吃啊~勇利的炸猪排盖饭~”

“谢谢。”

勇利眼睛看得有些酸痛,脑袋往后仰去,在维克托怀中闭着眼睛缓了一会。维克托从勇利手中拿走了书,抱着勇利看了起来。

“经常待在一起这点啊,勇利。”

“有啊,经常。”

勇利在维克托怀中又换了个舒服的位置,摘下了眼镜放在一边。维克托替勇利将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和他脸贴着脸看起了这本攻略。

“哎?情敌哎~勇利,我们有吗?”

“可能我有吧……反正维克托没有啦。”

“怎么会,虽然交往过,但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啊。”

“你交往的人是大姐姐啊……”

“不懂事啦不懂事。”

“那都没有了……”

勇利打了个呵欠,顺手拿起维克托的手机玩了起来,主页面是跳YULI  ON  ICE的胜生勇利,勇利划了几下页面,发现应用总共只占两页,连游戏也没有。

“啊,娜奥密①好白痴,误会男朋友和他姐姐了。”

“是奈绪美。”

“日语好难懂……”

维克托看了一眼勇利往他手机上下载中的软件,枕在了勇利毛茸茸的发顶上。

“下什么呢?”

“游戏……好重啊维克托。”

“真狡猾,我还在找交往的方法呢~”

维克托偏过头,气呼呼地在勇利脸上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糊了勇利一脸口水。

“马卡钦一样……”

“汪!”

“马卡钦~上来上来~”

维克托摸了摸马卡钦的毛,又翻看起了少女漫画,勇利抱着马卡钦玩起了新下载的游戏《火爆赛车》。

“在海边大喊‘我喜欢你’这样的~”

“好费嗓子啊,难得我都戒掉了伤嗓子的零食。”

“那就,没了。勇利你在玩赛车啊,我也要玩。”

“啊啊~输了,给。”

“哈哈,我给你赢回来~”

勇利坐直了身体,头枕在维克托的颈窝看他玩赛车游戏。维克托兴致勃勃地超了一辆又一辆车,到达终点时金黄的旗帜带着拉花落了下来。

“哼哼~怎么样啊勇利~”

“不管哪方面都很厉害啊维克托。”

勇利捧着维克托的手机点开了新路线,刚要点开始时,响起了敲门声。

“吃饭了两位。”

胜生真利叼着烟唤了一声,听了回应后就转身走了。

“吃饭吃饭。”

勇利趴在维克托手臂上拿起眼镜,重新戴好。维克托将勇利的头发抚平,将手机又点回有胜生勇利的主页界面。

“还是没有找到呢,交往的方式。”

“交往真难呢~”

#这个想画啦但是只有周六日才能用电脑

#①娜奥密一一奈绪美:日本名作家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中的女主
不太会日语,擅自拿她的谐音来用了,抱歉谷崎老师!【土下座】

#彩色的勇利利~

#P2的猎豹尤其实是家养的hhhh

#P3情敌相见hhh【我all勇党的其实】٩̋(ˊ•͈ ꇴ •͈ˋ)و

#鹿勇怎么样?平常都是熊勇,试下鹿勇【强推没用_(:⁍」∠)_】

#P1勇利利眼睛里有星星【看不见_(:⁍」∠)_】

#P2 纯情【放开勇利让我٩( ᐛ )و】

#P3 变态【变态呢(˙◁˙)】

#为了狐狐努力画画【然而不好看(˵¯̴͒ꇴ¯̴͒˵)】

【维勇】蝉

一 .      蝉

#跟踪狂维x警员勇

#每天都在挖坑

#这个维藏太深大家来找茬【不你】

#我是勇厨大家信我

薄云下通透的月光,无人的巷道尽头,夏季的蝉鸣声随着脚步,愈来愈大。

拿下警帽扇开夏天的热浪,“好热好热”,如此嘟囔着的胜生勇利,右手拿着半瓶冻过的纯净水,冰已经化成小块状,漂浮在水上,随着手上的动作摇摆不定。

巷口墙上风一吹便“吱嘎”作响的路灯上,不少飞蛾扑闪着翅膀妄图停留,发出“嗞嗞”的电流声,灯泡忽明忽暗,仿佛下一刻就会断电。

黑色的警服外衣随便卷了两下,夹在肘部,淡蓝色的短袖衫,接近蝴蝶骨湿了一块,风一吹清爽了不少。

三目丁的庭院,草丛中,树梢上,蝉鸣集结又分散,悉悉索索的也无可奈何。

“叮铃铃铃……”

电话铃声突亢地掺在蝉鸣中,脚步顿住,将警帽扣在头上,从裤兜中掏了掏,打开翻盖。

“妈妈?有事吗?”

“咔嗒”的一声,一块石子从巷道深处滚了过来,带着回声,又被蝉鸣压了下去。

“啊,嗯,没什么问题……”

胜生勇利转过了头,望着巷道的黑暗处,皱了皱眉,一边“嗯,嗯”地回复电话一头,一边往里走了几步,踏过那颗石子。

“所以说,没什么的……”

声音有些急躁,脚步愈加不耐烦地往前踱去,纯净水中的冰只剩下一小块,马上就要化成水的一份子。

汗水划过脸颊,在下巴上滞留一会,滴在干燥的地上,变成深色,脚步声更加清晰。

猫猛地跳上墙头,从胜生勇利的眼前,讨好地叫了一声,跑到了庭院中。

“什么啊,猫啊……啊?没有,我一个人自言自语。”

胜生勇利转身跑了两步,脚步加快起来,走出了蝉鸣围绕的巷道,往一家24小时便利店走去,招牌闪着光,又一会亮了起来。

巷道口的路灯,绿漆的外壳上,停着一只飞蛾,扇了扇翅膀,灯泡“滋拉”响着,“噗”的一声,灭掉后,巷道陷入了黑暗。

“欢迎……”

有些胖的青年店员打着呵欠,看到胜生勇利进来,缩了缩脑袋,手心有些黏糊糊的汗,小幅度地咽了口唾沫。

“晚上好。”

胜生勇利随手拿了份速食便当,递了过去,青年店员在有些油渍的衣角搓了搓手,才接过便当盒,扫描了一下。

“600日元。”

“啊,等下,这个。”

胜生勇利又拿了盒口香糖,摇了摇盒子,发出“沙沙”的声音,对店员笑了笑。

“共800日元吧?”

“是啊……”

青年店员压了压鸭舌帽,笑了两声,伸手去接口香糖,指尖接触了下,微胖的手一颤,口香糖掉落在柜台,发出“沙沙”的声音。

“没事吧?”

“没事,抱歉。”

胜生勇利笑着从钱包中拿出1000日元,这次店员接住了,找了200日元的硬币。

“走好……”

店员呼出一口气,取下了鸭舌帽,用胳膊抹了把额头的汗,看着胜生勇利隐没在拐角处,又长叹一口气,低下头摸了摸肚子。

“不可能吧……”

“叮一一”

“啊,欢迎。”

#这个店员会是什么设定呢?维秃会在第几集出场呢?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湮灭!请关注《今日说法》之跟踪狂魔。【不对!!!】

#和这个太太成为cp了请祝贺我们 @无钟灵狐

【维勇】这个海盗超可爱

#这是预告,这是预告,这是预告

胜生家是海盗一族中的奇葩。

海盗出海劫船的原因一般只有两个:
要么像美奈子那样,兴致大发出好几次海。
要么像西郡家那样,弹尽粮绝才出一次海。
而胜生家的小儿子一一胜生勇利,有时候会对着夜空冒出一句:“想吃炸猪排盖饭啊……”
就跑去出海了。

“勇利,今天你得给我好好出海!不准说什么炸猪排没有吃完!”

美奈子一巴掌拍到樟木桌上,桌上的水果盘颤了两颤,掉出一个橘子。

“今天可是一条大鱼等我们……”

“那走吧。”

“勇利你总是这样,我就知……哈?!”

胜生勇利伸手将橘子放入果盘中,打了个呵欠含糊地嘟囔着:

“没有米了啊……”

美奈子深深地为自己的徒弟的未来感到担忧。

#撒~维秃会以哪种身份粗现呢?各位可以抢答哦!对了也没有奖品hhhhh【够】

#没错是预告哇~

#萌萌的海盗勇~海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