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商

#还是鹿勇ヾ(:3ノシヾ)ノシ 三[____]

#喜欢上了这个设定,今后我就是产鹿勇的人,别拦我【并没有₍₍ (̨̡ ‾᷄⌂‾᷅)̧̢ ₎₎】

#P2成年礼的勇利利【画风突变_(。゚⊿ 」∠)_

【维勇】以少女漫画为基准

#笨蛋夫夫笨蛋夫夫笨蛋夫夫

#明明就是交往

“好啊。”

“哎?”

“我说可以的。”

胜生勇利盯着维克托呆愣的表情又重复了一遍,顿了顿,添了一句。

“和你交往这件事。”

………………………………………………………………

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内,维克托一直在为如何向勇利表白这件事苦恼,他一边绞尽脑汁地想方式,一边努力搓马卡钦。

在一个半小时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终于

把马卡钦的毛搓下来一团

能织毛衣的一团。

现在勇利这么干脆利落的答应,反而让这个身为“俄罗斯最想交往的男人NO.1”的男人有点懵。

“那,那……”

维克托对着勇利冷静的表情比划了好半天,才从跪坐的姿势下将麻得失去知觉的腿救了出来,对着珊瑚般的晚霞长舒一口气。

“我们交往后,该干什么?”

勇利拿着SNS刷了一会,给披集的自拍点了赞后,就钻进床下倒腾了半天。

就在维克托以为勇利会掏出什么“共建和谐主义”的东西时,勇利拿出了一本少女漫画。

少女漫画

“《心跳love☆小心翼翼的爱恋攻略》。”

勇利面不改色地平读了一遍书名,翻开了封面,维克托瞟了一眼,感觉自己的背景板都变成了粉红泡泡系列的。

“首先要,交换日记,维克托你……”

勇利抬起了头,看了看维克托捂着眼睛在床上装死的样子,又往后翻了几页。

“那就……牵手……给你手,维克托。”

勇利握住了维克托的手,两人看着牵在一起的手,维克托还顺手捏了捏,又放到自己脸上蹭了蹭,勇利又回过头,单手看书。

“然后,约会吗?我们这没什么大型游乐场啊。”

“电影院呢?”

“刚上映的鬼片,维克托……”

“下一步。”

勇利爬到床上,维克托将他揽进了怀中,两人坐在背对月光的方向,维克托嘟囔着嘴又翻了好几页。

“去樱花树上刻对方的名字,这个好哎勇利~”

“要罚款的。”

“哦……”

维克托放弃了在少女漫中寻找交往的方式,搂着勇利,将脑袋搁在勇利颈间蹭了蹭,拿出手机刷起了SNS。

“还有什么……心意便当,维克托想吃什么?”

“嗯,炸猪排盖饭~”

“不是每天都在吃吗?妈妈忙的时候就是我做。”

“很好吃啊~勇利的炸猪排盖饭~”

“谢谢。”

勇利眼睛看得有些酸痛,脑袋往后仰去,在维克托怀中闭着眼睛缓了一会。维克托从勇利手中拿走了书,抱着勇利看了起来。

“经常待在一起这点啊,勇利。”

“有啊,经常。”

勇利在维克托怀中又换了个舒服的位置,摘下了眼镜放在一边。维克托替勇利将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和他脸贴着脸看起了这本攻略。

“哎?情敌哎~勇利,我们有吗?”

“可能我有吧……反正维克托没有啦。”

“怎么会,虽然交往过,但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啊。”

“你交往的人是大姐姐啊……”

“不懂事啦不懂事。”

“那都没有了……”

勇利打了个呵欠,顺手拿起维克托的手机玩了起来,主页面是跳YULI  ON  ICE的胜生勇利,勇利划了几下页面,发现应用总共只占两页,连游戏也没有。

“啊,娜奥密①好白痴,误会男朋友和他姐姐了。”

“是奈绪美。”

“日语好难懂……”

维克托看了一眼勇利往他手机上下载中的软件,枕在了勇利毛茸茸的发顶上。

“下什么呢?”

“游戏……好重啊维克托。”

“真狡猾,我还在找交往的方法呢~”

维克托偏过头,气呼呼地在勇利脸上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糊了勇利一脸口水。

“马卡钦一样……”

“汪!”

“马卡钦~上来上来~”

维克托摸了摸马卡钦的毛,又翻看起了少女漫画,勇利抱着马卡钦玩起了新下载的游戏《火爆赛车》。

“在海边大喊‘我喜欢你’这样的~”

“好费嗓子啊,难得我都戒掉了伤嗓子的零食。”

“那就,没了。勇利你在玩赛车啊,我也要玩。”

“啊啊~输了,给。”

“哈哈,我给你赢回来~”

勇利坐直了身体,头枕在维克托的颈窝看他玩赛车游戏。维克托兴致勃勃地超了一辆又一辆车,到达终点时金黄的旗帜带着拉花落了下来。

“哼哼~怎么样啊勇利~”

“不管哪方面都很厉害啊维克托。”

勇利捧着维克托的手机点开了新路线,刚要点开始时,响起了敲门声。

“吃饭了两位。”

胜生真利叼着烟唤了一声,听了回应后就转身走了。

“吃饭吃饭。”

勇利趴在维克托手臂上拿起眼镜,重新戴好。维克托将勇利的头发抚平,将手机又点回有胜生勇利的主页界面。

“还是没有找到呢,交往的方式。”

“交往真难呢~”

#这个想画啦但是只有周六日才能用电脑

#①娜奥密一一奈绪美:日本名作家谷崎润一郎的《痴人之爱》中的女主
不太会日语,擅自拿她的谐音来用了,抱歉谷崎老师!【土下座】

#彩色的勇利利~

#P2的猎豹尤其实是家养的hhhh

#P3情敌相见hhh【我all勇党的其实】٩̋(ˊ•͈ ꇴ •͈ˋ)و

#鹿勇怎么样?平常都是熊勇,试下鹿勇【强推没用_(:⁍」∠)_】

#P1勇利利眼睛里有星星【看不见_(:⁍」∠)_】

#P2 纯情【放开勇利让我٩( ᐛ )و】

#P3 变态【变态呢(˙◁˙)】

#为了狐狐努力画画【然而不好看(˵¯̴͒ꇴ¯̴͒˵)】

【维勇】蝉

一 .      蝉

#跟踪狂维x警员勇

#每天都在挖坑

#这个维藏太深大家来找茬【不你】

#我是勇厨大家信我

薄云下通透的月光,无人的巷道尽头,夏季的蝉鸣声随着脚步,愈来愈大。

拿下警帽扇开夏天的热浪,“好热好热”,如此嘟囔着的胜生勇利,右手拿着半瓶冻过的纯净水,冰已经化成小块状,漂浮在水上,随着手上的动作摇摆不定。

巷口墙上风一吹便“吱嘎”作响的路灯上,不少飞蛾扑闪着翅膀妄图停留,发出“嗞嗞”的电流声,灯泡忽明忽暗,仿佛下一刻就会断电。

黑色的警服外衣随便卷了两下,夹在肘部,淡蓝色的短袖衫,接近蝴蝶骨湿了一块,风一吹清爽了不少。

三目丁的庭院,草丛中,树梢上,蝉鸣集结又分散,悉悉索索的也无可奈何。

“叮铃铃铃……”

电话铃声突亢地掺在蝉鸣中,脚步顿住,将警帽扣在头上,从裤兜中掏了掏,打开翻盖。

“妈妈?有事吗?”

“咔嗒”的一声,一块石子从巷道深处滚了过来,带着回声,又被蝉鸣压了下去。

“啊,嗯,没什么问题……”

胜生勇利转过了头,望着巷道的黑暗处,皱了皱眉,一边“嗯,嗯”地回复电话一头,一边往里走了几步,踏过那颗石子。

“所以说,没什么的……”

声音有些急躁,脚步愈加不耐烦地往前踱去,纯净水中的冰只剩下一小块,马上就要化成水的一份子。

汗水划过脸颊,在下巴上滞留一会,滴在干燥的地上,变成深色,脚步声更加清晰。

猫猛地跳上墙头,从胜生勇利的眼前,讨好地叫了一声,跑到了庭院中。

“什么啊,猫啊……啊?没有,我一个人自言自语。”

胜生勇利转身跑了两步,脚步加快起来,走出了蝉鸣围绕的巷道,往一家24小时便利店走去,招牌闪着光,又一会亮了起来。

巷道口的路灯,绿漆的外壳上,停着一只飞蛾,扇了扇翅膀,灯泡“滋拉”响着,“噗”的一声,灭掉后,巷道陷入了黑暗。

“欢迎……”

有些胖的青年店员打着呵欠,看到胜生勇利进来,缩了缩脑袋,手心有些黏糊糊的汗,小幅度地咽了口唾沫。

“晚上好。”

胜生勇利随手拿了份速食便当,递了过去,青年店员在有些油渍的衣角搓了搓手,才接过便当盒,扫描了一下。

“600日元。”

“啊,等下,这个。”

胜生勇利又拿了盒口香糖,摇了摇盒子,发出“沙沙”的声音,对店员笑了笑。

“共800日元吧?”

“是啊……”

青年店员压了压鸭舌帽,笑了两声,伸手去接口香糖,指尖接触了下,微胖的手一颤,口香糖掉落在柜台,发出“沙沙”的声音。

“没事吧?”

“没事,抱歉。”

胜生勇利笑着从钱包中拿出1000日元,这次店员接住了,找了200日元的硬币。

“走好……”

店员呼出一口气,取下了鸭舌帽,用胳膊抹了把额头的汗,看着胜生勇利隐没在拐角处,又长叹一口气,低下头摸了摸肚子。

“不可能吧……”

“叮一一”

“啊,欢迎。”

#这个店员会是什么设定呢?维秃会在第几集出场呢?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湮灭!请关注《今日说法》之跟踪狂魔。【不对!!!】

#和这个太太成为cp了请祝贺我们 @无钟灵狐

【维勇】这个海盗超可爱

#这是预告,这是预告,这是预告

胜生家是海盗一族中的奇葩。

海盗出海劫船的原因一般只有两个:
要么像美奈子那样,兴致大发出好几次海。
要么像西郡家那样,弹尽粮绝才出一次海。
而胜生家的小儿子一一胜生勇利,有时候会对着夜空冒出一句:“想吃炸猪排盖饭啊……”
就跑去出海了。

“勇利,今天你得给我好好出海!不准说什么炸猪排没有吃完!”

美奈子一巴掌拍到樟木桌上,桌上的水果盘颤了两颤,掉出一个橘子。

“今天可是一条大鱼等我们……”

“那走吧。”

“勇利你总是这样,我就知……哈?!”

胜生勇利伸手将橘子放入果盘中,打了个呵欠含糊地嘟囔着:

“没有米了啊……”

美奈子深深地为自己的徒弟的未来感到担忧。

#撒~维秃会以哪种身份粗现呢?各位可以抢答哦!对了也没有奖品hhhhh【够】

#没错是预告哇~

#萌萌的海盗勇~海盗勇~

【维勇】喜欢的判官太爱工作了怎么办

01 ←

02

#死神维x判官勇

#ooc慎入

#盐勇万岁!

[勇利戴眼镜的样子简直是犯规。]

维克托撑着脑袋,已经足足盯了对面的胜生勇利半个小时,旁边的卡布奇诺早就凉透了。

几个小时前,雅科夫以极高的热情将主动要求见胜生勇利的维克托带到了日本地狱,然后以“两个同辈多交流交流”的借口让他们去人间现身考察。

胜生勇利穿着米白色的高领毛衣,套了卡其色的长风衣,戴着圆框眼镜出现在维克托面前时,天地都寂静了。

[日本的地狱怎么能造出这么完美可爱的孩子!]

穿着银灰风衣的维克托哭着握拳。

“维克托先生?”

胜生勇利终于从他的工作中钻了出来,正用他忽闪忽闪的,漂亮的酒红色眼睛疑惑地盯着维克托。

“我脸上有什么吗?”

“啊,啊,没有没有……”

维克托为了掩饰尴尬,急忙喝了口咖啡,冰凉的口感让他皱起了眉头,又重新要了两份黑咖啡和黑森林蛋糕。

“维克托先生,我们一直坐在这吗?”

胜生勇利磨厮着手中文件的纸页,实际上,他的意思是待在这里将工作做完,但还是要顾及外交官的感受。

“我们去看电影吧~”

维克托理所当然地以为胜生勇利厌倦了待在一个地方,直接去了下一个他昨晚就制定好的约会场所。

顺便一提,维克托连法式西餐厅的位置都定好了,要不是米拉告诉维克托,日本的判官比较腼腆,他会连宾馆都定好的。

胜生勇利苦恼地看着周围都黑漆漆的电影院,无奈只能将文件收了起来。

维克托刚一偏头,就看到胜生勇利将钢笔盖好,低着头能看到他的睫毛,眼睑打下的阴影像碎星一样,修长漂亮的手指轻巧地将钢笔别在胸前的口袋里。

他默默地转过了头,捂住了脸。

维克托选的电影是极具有罗曼蒂克氛围的爱情片,坐在影院的基本都是情侣,偶尔对视一笑,或者接个吻,也是常事。

那么胜生勇利呢?

他睡着了。

维克托似乎被电影迷住了,再没有回过头去,所以胜生勇利安稳地从头睡到尾。毕竟他好久没有休息过了。

“今天的电影好棒啊。”

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并肩走在夕阳下,胜生勇利除了点头也无话可说,这就造成了一时的尴尬。

“我们,去吃晚饭吧。”

维克托连忙提议,准备奔向他订的法式西餐厅。

“维克托先生,我们吃饭是没什么必要的。”

胜生勇利翻阅了一下手中的文件,带着斜阳的瞳孔印着维克托的脸。

“去试一下嘛,说不定会喜欢啊~”

维克托笑得有些勉强,他感觉自己对胜生勇利捉摸不定,这让他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如果哪位同他相处过的死神站在这,一定会笑得裂开嘴。

因为维克托可是最受欢迎的啊。

“我想我不会感兴趣,可以的话,维克托先生。”

胜生勇利将现身符收了起来,又换成了那套黑色和服,脸上的白纸写着大大的“判”字。

“去我家吧。”

“…………”

“哎?”

进展这么快吗?

#撩勇可萌!

#没想到第一章这么多人点赞,蟹蟹蟹蟹~

#今日推歌:《save  me》——防弹少年团 

【维勇】喜欢的判官太爱工作了怎么办

01

#死神维x判官勇

#ooc慎入

#盐勇万岁!

#没啥可说的就是慎入

维克托听最多的,雅科夫抱怨了不下几十遍,听得他的耳朵快要生茧的一句话是:

“你能不能像胜生勇利那样认真一点?!”

毫无疑问,胜生勇利是日本地狱中最称职的判官,从他的名声都能传遍全世界各国的地狱来看,这并不是个舆论。

实际上,胜生勇利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齐名,都是地狱圈的名人。

一个是称职且技术好,一个是帅气且技术好。反正都是技术好,被他俩带走的亡灵纷纷给出五星好评。

胜生勇利是维克托心头上最大的迷团,他从没见过那个称职的判官。就连他们唯一能见面的机会一一地狱界聚会,胜生勇利也去工作了。

维克托也问过那个和蔼的阎魔王,他只是弯着眼角,笑眯眯地告诉维克托:
“那是个非常温柔的好孩子哦。”

[温柔?]

这种人简直一抓一大把。这算什么答案,维克托兴致缺缺地踢着路上的石子,他刚从那个无聊的聚会上偷跑出来,看看路上有没有什么漂亮的亡灵让他搭个讪,再送回地狱。

遗憾的是……

“别,别杀我……”

眼前只有一个瘦弱的亚裔男孩的亡灵,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身上遍布的伤痕,一看就知道是被街头的混混打死的。

“抱歉。”

维克托实在生不出怜悯之心,冷漠地举起长镰刀,一句安慰也没有,刀在月光下反射着渗人的光,向男孩挥去。

“当!”

维克托睁大了蓝水晶般的曈孔,诧异地看着用手接住他的镰刀的青年。

青年的黑发散发着柔和的光辉,脸上系着一张白纸,纸上用毛笔写下一个大字一一“判”,只露出鼻梁和紧抿的双唇。

“不好意思,这个孩子应该由我们日本地狱接管。”

青年缓缓地站了起来,向维克托躹了一躬,才从宽大的袖口中扯出锁链绑住男孩的双手。

“走吧。”

维克托扛着镰刀在一边看好戏,他并不介意有人接了他的工作,而且还是这种瘦弱难看的亡灵。

那个青年,似乎不错。

维克托摸着下巴打量着青年裹得严实的黑和服,以及袖口中露出的白净手腕,对他脸上的白纸产生了浓郁的好奇心。

青年早已念好符语,打开回地狱的大门,他瞥了一眼发抖的亡灵,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亡灵的肩,安慰道:

“没关系,像你这样的亡灵,只是去投胎就可以了。”

语气柔和得把维克托吓到了,他所认识的高等亡灵代领者,都趾高气扬,鄙夷着亡灵,还没见过这么有耐心的。

“喂,你……”   不会是个实习吧?

维克托猛然想起,今天是地狱界聚会,实习生会休假,而高等……只有他跑了出来。

在他眼前的,就是胜生勇利。

维克托被打开的地狱门中的阴风吹得消醒,亡灵已经进去了,他急忙想去拉住胜生勇利,好好看看这个他一直想见一面的判官。

阴风吹得胜生勇利脸上的纸片飞扬,维克托刚走过去准备拉住胜生勇利,却看到他纸片后隐藏的眼睛。

那酒红色的曈孔,毫不逊色于夕阳的晚霞,迸发着的异人光彩,漂亮又纯洁,根本不像一个地狱工作者该有的眼睛。

维克托仿佛被锁链牵扯住了什么,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似乎活着,心脏在跳动。

胜生勇利走之前,向维克托轻点了下头,便走了进去,地狱门关上了。

“天哪,敬撒旦……”

维克托捂着心口,脸上红通通的,呆愣着喃喃自语。

“我要坠入爱河了。”

#盐勇无意撩到了维秃,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脑洞烂得要死

#pokey商的赞助


#看到吃的就听不到话的勇利利wwww


#勇利世界第一可爱